商品详情页

易瑞沙(吉非替尼片)

在售
活  动:
应政策要求,广州,北京率先降价,现只需547元/盒,其它地区价格不变
通 用 名:
吉非替尼片
生产厂家:
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
批准文号:
国药准字J20180014
规格:
0.25g*10片
数量:
加入需求
温馨提示:
baiji.com.cn只对处方药品作信息展示,不提供交易及评价展示。
康德乐 广州总店 药师离你最近,请Ta联系你吧
  • 广州总店
  • 广州越秀店
  • 广州海珠店
  • 广州荔湾店
  • 广州番禺店
  • 北京海淀店
  • 北京朝阳店
  • 成都青羊店
  • 成都武侯店
  • 上海徐汇店
  • 上海浦东店
  • 济南店
  • 杭州店
  • 西安店
  • 南京店
  • 昆明店
  • 武汉雪松店
  • 天津店
  • 无锡店
  • 重庆店
  • 福州店
  • 沈阳店
  • 深圳店
  • 湛江店
  • 中山店
  • 佛山店
  • 汕头店
  • 哈尔滨店
  • 合肥店
  • 吉林店
  • 长沙店
  • 大连店
  • 青岛店
  • 苏州吴中
  • 茂名店
  • 石家庄店
  • 说明书
  • 相关资讯
  • 关于康德乐

温馨提示:部分商品说明书更换频繁,请以商品实物为准。

【药品名称】
通用名称:吉非替尼片
商品名称:易瑞沙/IRESSA
英文名称:Gefitinib Tablets
汉语拼音:Jifeitini Pian

【成份】
本品主要成份为吉非替尼。
化学名称:N-(3-氯-4-氟苯基)-7-甲氧基-6-(3-吗啉丙氧基)喹唑啉-4-胺
化学结构式:

分子式:C22H24ClFN4O3
分子量:446.90

【性状】
褐色,圆形,薄膜衣片;一面印有“IRESSA 250”。

【适应症】
本品单药适用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具有敏感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见[注意事项])。
两个大型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结果表明:吉非替尼联合含铂化疗方案一线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未显示出临床获益,所以不推荐此类联合方案作为一线治疗。
本品单药可试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次化学治疗失败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 (见[临床试验])。
不推荐本品用于EGFR野生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规格】
0.25 g。

【用法用量】
本品的推荐剂量为250mg(1片),一日1次,口服,空腹或与食物同服。如果漏服本品一次,应在患者记起后尽快服用。如果距离下次服药时间不足12小时,则患者不应再服用漏服的药物。患者不可为了弥补漏服的剂量而服用加倍的剂量(一次服用两倍剂量)。
当不能整个片剂给药时,例如患者只能吞咽液体,可将片剂分散于水中。片剂应分散于半杯饮用水中(非碳酸饮料)无需压碎,搅拌至完全分散(约需15分钟),即刻饮下药液。以半杯水冲洗杯子,饮下洗液。也可通过鼻胃管给予该药液。
无需因下述情况不同调整给药剂量:年龄,体重,性别,种族,肾功能,因肝转移而引起的中至重度肝功能损害。
剂量调整:当患者出现不能耐受的腹泻或皮肤不良反应时,可通过短期暂停治疗(最多14天)解决,随后恢复每天250mg的剂量 (见不良反应)。
儿童中使用
目前尚无本品用于儿童或青少年患者安全性与疗效的资料,故不推荐使用。

【不良反应】
最常见(发生率20%以上)的药物不良反应( ADRs )为腹泻和皮肤反应(包括皮疹、痤疮、皮肤干燥和瘙痒),一般见于服药后的第一个月内,通常是可逆性的。大约10%的患者出现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按照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通用毒性评价标准[CTC]3或4级)。因ADR停止治疗的患者有约3%。
表1中列出了相关不良反应发生频率的分类,这些数据来自III期临床试验ISEL、INTEREST和IPASS的汇总数据集(2462例吉非替尼治疗的患者)。频率的分类没有考虑对照组报告的不良事件发生率,也未考虑研究者判断的与试验药物相关性。
与实验室检查异常相关的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是基于相关的化验指标与基线相比变化程度达到或超过2个CTC级别的患者。
各身体系统发生的不良事件按发生频率以降序排列(多见:>10%;常见:>1%且<10%;少见:>0.1%且<1%;罕见:>0.01%且<0.1%;极罕见:<0.01%)
表 1:按照系统/器官和发生率列出不良反应

**该事件可与本品的其它干燥反应(主要为皮肤干燥反应)伴随发生。
**在ISEL,INTEREST和IPASS研究的汇总分析中过敏反应的总的发生率为1.5% (36例患者)。36个患者中的 14例被排除在报告的发生率之外,因为,这些报告在病因学上被证实不属于过敏反应,或者其过敏反应是由于其他药物引起。
***包括肝衰竭的个例报告,其中某些是致死性病例。
****根据Ⅲ期临床研究尚无法计算出皮肤血管炎和出血性膀胱炎的发生率,因为在这些可能会观察到相关事件的临床研究中并无此类不良反应的报道,因此,这些事件的发生率是根据欧洲委员会指南(2009年9月)推算出来的——假定在单药治疗的临床研究中报告了3例此类不良事件。
间质性肺病
一项双盲的III期临床研究中(ISEL),比较本品加最佳支持治疗(BSC)与安慰剂加BSC用于在既往接受过一个或两个化疗方案,且对最近的治疗无效或不耐受的局部晚期NSCLC患者(1692 例患者),间质性肺病型事件的发生率在总体人群中相似,两治疗组均为约1%。绝大多数报道的间质性肺病型事件均来自亚裔人群,接受本品或安慰剂治疗的亚裔人群患者中,间质性肺病的发生率相似,分别为约3%和4%。一例间质性肺病型事件导致死亡,为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
在日本的上市后药物监测研究中(3350名患者),报道的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间质性肺病型事件的发生率为5.8%。
一项在日本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进行的流行病学病例对照研究中,12周随访时间内间质性肺病的累积发生率的原始数据(未根据患者特征的不均衡而调整),接受本品的患者为4.0%,接受化疗的患者为2.1%;与接受化疗相比,接受本品治疗发生间质性肺病的校正比值比为3.2(95%的可信区间为1.9-5.4)。相对于化疗而言,使用本品发生间质性肺病的风险升高,这主要见于治疗的前四周(校正比值比为3.8, 95%的可信区间为1.9-7.7),此后的相对风险较低(校正比值比为2.5, 95%的可信区间为1.1-5.8)。
在一项比较本品与卡铂/紫杉醇二联化疗用于一线治疗选择性的晚期NSCLC亚洲患者(1217例)的III期开放临床试验中(IPASS),ILD型事件的发生率在吉非替尼治疗组为2.6%,卡铂/紫杉醇治疗组为1.4%。在该项临床研究的中国患者中,吉非替尼治疗组发生1例ILD型事件,为0.5%,卡铂/紫杉醇治疗组发生4例,为2.2%。

【禁忌】
已知对该活性物质或该产品任一赋形剂有严重过敏反应者。

【注意事项】
当考虑本品用于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时,推荐对所有患者的肿瘤组织进行EGFR突变检测。如果肿瘤标本不可评估,则可使用从血液(血浆)标本中获得的循环肿瘤DNA(ctDNA)。
只能使用经论证可用于测定肿瘤或ctDNA的EGFR突变状态的检测方法,检测方法须稳定、可靠并且灵敏,以避免出现假阴性或假阳性的测定结果。
间质性肺病
观察到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发生间质性肺病,可急性发作,有死亡病例报告(见[不良反应])。如果患者呼吸道症状恶化,如呼吸困难,咳嗽,发热,应中断本品治疗,立即进行检查。当证实有间质性肺病时,应停止使用本品,并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治疗。
一项在日本进行的流行病学病例对照研究中,对接受本品或化疗的3159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进行为期12周的随访,确定了以下出现间质性肺病的高风险因素(不考虑患者接受的本品还是化疗):吸烟,较差的体力状态(PS≥2),在CT扫描上正常肺组织覆盖范围≤50%,距非小细胞肺癌诊断时间较短(<6个月),原有间质性肺炎,年龄较大(≥ 55岁),伴有心脏疾病。 两治疗组中发展为ILD的患者,如具有以下危险因素则死亡率增加:吸烟、在CT扫描上正常肺组织减少≤50%、原有间质性肺炎、年龄较大(≥ 65岁),病灶与胸膜粘连(≥50%)。
肝毒性
已观察到肝功能检查异常(包括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胆红素升高)(见[不良反应]), 偶见有表现为肝炎。已有肝衰竭的个例报告,其中某些是致死性病例。因此,建议定期检查肝功能。肝转氨酶轻中度升高的患者应慎用本品。如果肝转氨酶升高加重,应考虑停药。
严重持续的腹泻
当患者出现重度或持续性腹泻、恶心、呕吐或厌食症状时,应告诫其即刻就医,因为这些症状均可能间接引起脱水。这些症状应按临床指证进行处理。
消化道穿孔
服用本品治疗的患者中已有消化道穿孔的报道,涉及的大多数患者本身包含其他已知的风险因素(如,同时服用类固醇药物、非甾体类抗炎药;消化道基础疾病、溃疡、年龄、吸烟史、穿孔部位的肠道转移肿瘤)。
眼部症状
出现任何提示角膜炎的症状或体征(如急性或加重的: 眼部炎症、流泪、光敏感、视力模糊、眼部疼痛和/或眼部发红)的患者应立即转诊至眼科专科医生处。
如确诊为溃疡性角膜炎,则应中断本品治疗;如果症状无缓解,或症状在再次服用易瑞沙时复发,则应考虑永久性终止本品治疗。
与其它药物的相互作用
诱导CYP3A4活性增加的物质可以增加本品的代谢,降低本品的血浆浓度。因此当本品与CYP3A4诱导物(如,苯妥英、卡马西平、利福平、巴比妥类或圣约翰草)联合使用时,可能降低本品疗效(见[药物相互作用])。
已报道在服用华法林的一些患者中出现INR (International Normalised Ratio, 国际标准化比率)升高及/或出血事件(见[不良反应])。服用华法林的患者应定期监测凝血酶原时间或INR的改变。
能显著而持续升高胃pH的药物,可能降低吉非替尼的平均血浆浓度从而可能降低吉非替尼疗效(见[药物相互作用])。
在II期临床研究中,将本品与长春瑞滨同时使用,显示本品可能会加剧长春瑞滨引起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的作用。
其它
在本品的临床试验中有脑血管事件的报告,但与本品的关系未确定。
在一项对儿科患者进行本品和放疗治疗的I/II期临床研究中,45名入选患者(这些患者为新诊断出脑干神经胶质瘤或未完全切除的幕上恶性神经胶质瘤)中,发生4例(1例死亡)中枢神经系统出血 。在一项单用本品治疗的临床研究中,一位患有室管膜瘤的儿童也出现了中枢神经系统出血。没有证据证明接受本品治疗的成年NSCLC患者的脑出血风险增高。
对驾驶及操纵机器能力的影响
在本品治疗期间,可出现虚弱的症状,出现这些症状的患者在驾驶或操纵机器时应给予提醒。

【孕妇及哺乳期妇女用药】
妊娠期使用
目前尚无本品用于妊娠期女性的资料。在器官发生期给予可产生母体毒性剂量的吉非替尼,在大鼠中可观察到成骨不全的发生率升高,在家兔中可观察到胎儿体重下降。在大鼠中未观察到畸型,仅在产生严重母体毒性的剂量下可在家兔中观察到畸型。在接受本品治疗期间,要劝告育龄女性避免妊娠。
哺乳期使用
在接受本品治疗期间,应建议哺乳母亲停止母乳喂养。
目前尚无本品用于哺乳期女性的资料。尚不知吉非替尼或其代谢产物是否会分泌入人乳,但当给予哺乳大鼠口服5mg/kg吉非替尼(按体表面积计为临床用药剂量的0.2倍),吉非替尼及某些代谢产物广泛分泌入乳汁。
在大鼠妊娠及分娩期间给于吉非替尼20mg/kg/天(按体表面积计为临床用药剂量的0.7倍)的剂量,可减少幼鼠的存活率。

【儿童用药】
目前尚无本品用于儿童或青少年患者安全性与疗效的资料,故不推荐使用。

【老年用药】
见[用法用量]。

【药物相互作用】
对人肝微粒体进行的体外试验证实,吉非替尼主要通过肝细胞色素P-450系统的CYP3A4代谢。所以吉非替尼可能会与诱导,抑制或为同一肝酶代谢的药物发生相互作用。动物研究表明吉非替尼很少有酶诱导作用,体外研究显示吉非替尼可有限地抑制CYP2D6。
以下列出了与吉非替尼产生或可能产生有临床意义的药物相互作用的药物或药物类别:
影响吉非替尼的药物
已证明的相互作用
抑制CYP3A4的药物
在健康志愿者中将吉非替尼与伊曲康唑(一种CYP3A4抑制剂)合用,吉非替尼的平均AUC升高80%。由于药物不良反应与剂量及暴露量相关,该升高可能有临床意义。虽然未进行与其他CYP3A4抑制剂相互作用的研究,但这一类药物如酮康唑,克霉唑,Ritonovir同样可能抑制吉非替尼的代谢。
升高胃pH值的药物
在一项健康志愿者中进行临床研究,表明与剂量达到能明显持续升高胃pH至≥5的雷尼替丁合用,可使吉非替尼的平均AUC降低47%,这可能降低吉非替尼疗效。
利福平
在健康志愿者中将吉非替尼与利福平(已知的强CYP3A4诱导剂)同时给药,吉非替尼的平均AUC比单服时降低83%。
理论上可能有相互作用的药物
其他CYP3A4诱导剂
诱导CYP3A4活性的物质可增加吉非替尼的代谢并降低其血浆浓度。因此,与CYP3A4诱导剂(如苯妥因、卡马西平、巴比妥类或圣约翰草)合用可降低疗效。
吉非替尼对其他药物的作用
已证明的相互作用
通过CYP2D6代谢的药物
在一项临床试验中,吉非替尼与美托洛尔(一种CYP2D6酶底物)合用,使美托洛尔的暴露量升高35%,这被认为不具有临床相关性。吉非替尼与其他由CYP2D6代谢的药物同服,可能会升高后者的血药浓度。
理论上可能有相互作用的药物
华法林
虽然迄今尚未进行正规的药物相互作用研究,在一些服用华法林的患者中报告了INR增高和/或出血事件。服用华法林的患者应定期监测其凝血酶原时间或INR的改(见注意事项)。
长春瑞滨
在II期临床研究中,将本品与长春瑞滨同时服用,显示本品可能会加剧长春瑞滨引起的中性白细胞减少作用。

【药物过量】
对于服用过量本品还没有专门的治疗方法,对于药物过量引起的不良反应应给予对症处理,特别是严重腹泻应按临床指征管理。在I期临床试验中,少量患者服用到每天1000mg的剂量,观察到一些不良反应的发生频率增加和严重程度升高,主要是腹泻和皮疹。在一个研究中少量病人每周接受1500mg~3500mg剂量的治疗。该研究中吉非替尼暴露量不随着剂量的增加而增加,不良反应主要为轻度到中度严重性,与吉非替尼已知的安全性特性一致。

【临床试验】
IFUM研究:
一项多中心、单组、开放性临床研究证实IRESSA作为一线治疗药物对报告EGFR外显子19缺失或L858R置换突变的转移性NSCLC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共106例未接受过治疗的转移性EGFR突变阳性NSCLC患者接受250mgIRESSA给药,每日一次,直至出现疾病进展或不耐受毒性。主要疗效结果指标为盲态独立中心审核委员会(BICR)和研究者按RECIST v1.1标准评价的客观缓解率(ORR)。试验还包括其他结果测量指标缓解持续时间(DOR)。根据临床试验分析预期测定结果,合格患者需具有EGFR外显子19缺失或L858R、L861Q、或G719X置换突变,且肿瘤标本无T790M或S768I突变或外显子20插入。采用therascreen® EGFR RGQ PCR试剂盒对87例患者的肿瘤样本进行回顾性检测。
研究人群特征包括:中位年龄65岁,年龄为75岁或以上(25%),年龄小于65岁(49%),白人(100%),女性(71%),从不吸烟者(64%),WHO PS 0(45%),WHO PS 1(48%),WHO PS 2(7%)和组织学腺癌(97%)。60例患者报告外显子19缺失(65%),29例患者报告L858R置换突变(31%),2例患者各报告肿瘤标本出现L861Q或G719X置换突变。
中位疗程为8.0个月,有效性结果总结如下。
表2 疗效总结


报告EGFR外显子19缺失和外显子21 L858R置换突变的患者的缓解率相似。在肿瘤标本出现G719X置换突变的患者中观察到2例部分缓解,最小缓解持续时间分别为2.8个月和5.6个月。在2例肿瘤标本出现L861Q置换突变的患者中,1例患者还达到部分缓解,最小缓解持续时间为2.8个月。
循环肿瘤DNA(ctDNA)
在IFUM试验中,采用Therascreen EGFR RGQ PCR试剂盒(Qiagen),对来源于血浆的ctDNA和肿瘤组织样本进行了突变状态评估。1060例经筛查的患者中,有652例患者的ctDNA和肿瘤组织样本均可评估。肿瘤组织和ctDNA均突变阳性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为77 %(95%CI:66%〜86%),而仅为肿瘤组织突变阳性的患者ORR为60%(95%CI:44%,74%)。
表 3 对所有经筛查肿瘤组织和ctDNA样本均可评估的患者基线突变状态的汇总

这些数据与IPASS(Goto2012)试验预先计划的探索性日本亚组分析的结果一致。在IPASS研究中采用EGFR突变检测试剂盒(DxS)(N = 86),使用来源于血清而非血浆的ctDNA,进行EGFR基因突变分析。该项研究中,敏感性为43.1%,特异性为100%。
INFORM研究:
一项在中国27个中心进行的,在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应用吉非替尼维持治疗的随机、安慰剂对照、平行组临床研究。该研究探讨了吉非替尼对比安慰剂在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标准含铂方案化疗后维持治疗中的疗效、安全性和耐受性。患者(≥ 18岁,IIIB-IV期NSCLC,PS评分0-2)完成4周期一线含铂双药化疗后无进展或不可耐受毒副作用,按1:1比例随机分入吉非替尼组(250mg/日)或安慰剂组。主要研究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OS),客观缓解率(ORR),疾病控制率(DCR),症状改善率及耐受性。
共296名患者(n=148吉非替尼组,n=148安慰剂组)参与随机分组(入组时间为2008年9月26日-2009年8月10日),两组人群的人口学和疾病特征相匹配(见表4)。PFS数据截止至2011年1月24日,患者中91%疾病进展,58%死亡。
表4人口学和疾病特征情况总结

结果显示,在中国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吉非替尼维持治疗组较安慰剂组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显著延长, 具体疗效结果见表5。
表5吉非替尼组与安慰剂组疗效结果比较(ITT人群)

吉非替尼组最常见不良反应(所有级别)包括:皮疹(49.7%)、腹泻(25.2%)及ALT升高(21.1%),其程度多为轻/中度。两组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6.8 vs 3.4。
共79例患者(27%)进行了肿瘤组织EGFR突变检测,其基线特征与ITT人群相似,EGFR突变阳性患者共30例(38.0%),两组EGFR敏感突变型/野生型(例)分别为15/25 vs 15/24。两组EGFR突变阳性患者中位PFS(月)16.6 vs 2.8,HR=0.17(95% CI 0.07-0.42);EGFR野生型患者中位PFS(月)2.7 vs 1.5,HR=0.86(95% CI 0.48- 1.51)。
IPASS研究:
一项在亚洲,包括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中国台湾,泰国9个国家和地区,87个中心进行的III期临床试验中入组了1217例晚期(IIIB或IV期)NSCLC患者,这些患者需符合如下条件:肿瘤组织学类型为腺癌,既往轻度吸烟(停止吸烟>15年,吸烟<10包/年)或从未吸烟,且既往没有接受过化疗。试验证明吉非替尼在无进展生存期(PFS)的指标上优于卡铂(AUC 5.0或 6.0)/紫杉醇 (200mg/m2)。这一结果随时间而改变,开始的时候显示卡铂/紫杉醇组更有益,随后显示吉非替尼组更有益,造成PFS结果不同的潜在原因是EGFR突变状态。EGFR突变状态是吉非替尼和卡铂/紫杉醇相比的疗效的强有力的预测性生物标志物。
吉非替尼组的客观缓解率(ORR,采用RECIST评估(完全缓解[CR] 部分缓解[PR]),以下同)比卡铂/紫杉醇组更优。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明显有更多的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患者获得了有临床意义的生活质量的提高。
对生物标志物数据进行了预先计划的探索性分析。共有437例患者具有可评价的EGFR突变分析数据。在EGFR突变阳性的患者中,吉非替尼组的PFS显著长于卡铂/紫杉醇组,而在EGFR突变阴性的患者中,卡铂/紫杉醇组的PFS显著长于吉非替尼组。
使用DxS EGFR29突变检测试剂盒检测,如果使用突变阻断扩增系统(ARMS)方法,检测到29个EGFR突变中至少一个突变时,患者即被视为EGFR突变阳性(M )。如果标本分析成功,但在29个EGFR突变中,没有检出任何一个EGFR突变,则认为患者突变阴性(M-)。EGFR突变状态不明的亚组人群,其PFS结果(吉非替尼组的风险比:0.68;95%置信区间:0.58~0.81;P<0.0001)与总人群相似。
在EGFR突变阳性的患者中,吉非替尼组的ORR优于卡铂/紫杉醇组。在EGFR突变阴性的患者中卡铂/紫杉醇组的ORR优于吉非替尼组。IPASS临床研究中,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较的疗效结果见表6。
表6 IPASS: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较的疗效结果

a 数据代表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 ‘%’ 是客观缓解率(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 HR或OR 是采用95%的可信区间
b 早期分析数据,总生存数据仍在随访进行中
c 中位时间.
NR 总生存数据仍在随访中
HR 风险比 (风险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OR 比值比 (比值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在EGFR突变阳性的患者中,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明显有更多吉非替尼治疗的患者获得生活质量和肺部症状的改善。在EGFR突变阴性的患者中,与吉非替尼组相比,明显有更多接受卡铂/紫杉醇组的患者获得生活质量和肺癌症状的改善。IPASS 临床研究中,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生活质量相比较的数据见表7。
表7 IPASS: 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生活质量结果

a 数据代表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 , 方括号里的数值代表比值比的95%的可信区间
n 可评价生活质量的患者数
FACT-L 癌症治疗功能评估-肺癌量表
TOI 试验结果指数
LCS 肺癌亚量表
OR 比值比 (比值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IPASS 研究中国亚组结果
在IPASS临床研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20个研究中心,372名患者(为研究总人数的31%)随机分为吉非替尼治疗组及卡铂/紫杉醇治疗组。研究的主要终点PFS 在中国患者中的结果与总体的结果保持一致(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交互检验P=0.4265)。具体临床研究结果见表8。
表 8 IPASS 中国亚组: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疗效及生活质量结果比较

a 数据代表吉非替尼组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
N 随机入组的人数
HR 风险比 (风险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OR 比值比 (比值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FACT-L 癌症治疗功能评估-肺癌量表
TOI 试验结果指数
LCS 肺癌亚量表
在该研究中,中国患者提供肿瘤标本供检测的比例与总体人群相比较低。共有87例中国患者具有可评价的EGFR突变分析数据[EGFR突变阳性为39例,阴性为48例]。在EGFR突变阳性的患者中,无进展生存的风险比有利于吉非替尼(HR=0.648, 95%CI: 0.264, 1.591),在EGFR突变阴性的患者中,无进展生存的风险比有利于卡铂/紫杉醇(HR=3.552, 95%CI: 1.724, 7.318)。
对患者总生存期的分析结果表明,在总体研究人群中,吉非替尼治疗组的总生存期与卡铂/紫杉醇组相比无显著的统计学差异(风险比:0.901,95%置信区间:0.793~1.023;P=0.1087)。中位总生存期:吉非替尼治疗组为18.8个月,卡铂/紫杉醇治疗组为17.4个月。
根据EGFR突变状态,对亚组患者的总生存期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吉非替尼治疗组与卡铂/紫杉醇治疗组相比,无论EGFR突变阳性(风险比:1.002;95% 置信区间:0.756 ~1.328;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21.6个月和21.9个月)还是EGFR突变阴性(风险比:1.181;95% 置信区间:0.857~1.628; 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11.2个月和12.7个月)的患者,其总生存期并无显著差异;突变状态不明的亚组患者其总生存期结果与总体人群一致(风险比:0.818;95%置信区间:0.696~0.962;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18.9个月和17.2个月)。
在IPASS试验中,对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具有敏感突变的且之前未接受任何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言,使用吉非替尼治疗与卡铂/紫杉醇治疗相比,前者能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获得更高的总缓解率、更好的生活质量和更高的症状缓解率;但两者在总生存期上并无显著差异。
INTEREST 研究:
在一项纳入24个国家和地区,149个中心进行的III期临床试验,共入组了1466例既往接受过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并适合进行进一步化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803例患者[55%] 来自欧洲, 308 例[21%] 来自亚洲, 223例[15%] 来自北美洲, 以及 132 例[9%]来自美洲的南部和中部)。患者的中位年龄为61岁(范围从20岁到84岁),34.9% 的患者为女性,74.4%为高加索人种, 22.0% 为亚裔人种。曾经接受过一个,两个和三个化疗方案的患者分别为1229例,235例和2例;所有患者都接受过铂类化疗,其中271例患者曾接受过紫杉醇治疗。
该试验证实吉非替尼治疗的总体生存期不劣于多西他赛(75mg/m2)。吉非替尼组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客观缓解率(ORR)也与多西他赛组相似。与多西他赛组相比,更多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患者获得了有临床意义的生活质量的改善。两治疗组出现肺癌症状的改善的比例相似。INTEREST临床研究结果见表9。
表9: INTEREST研究: 吉非替尼组与多西他赛组疗效及生活质量结果比较
a 数据代表吉非替尼组与多西他赛组相比
b 可信区间完全在非劣效性界值1.154 之下
N 随机入组的人数
HR 风险比 (风险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OR 比值比 (比值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FACT-L 癌症治疗功能评估-肺癌量表
TOI 试验结果指数
LCS 肺癌亚量表
预设的主要协变量分析纳入了174例EGFR基因高拷贝数的患者的生存期,其结果显示吉非替尼组并未优于多西他赛。两治疗组高EGFR基因拷贝数的患者的生存结果相似(HR 1.087, 95% CI 0.782 ~ 1.510, p=0.6199, 中位值8.4比7.5个月)。
对生物标志物数据进行了预先计划的探索性分析。共有297例患者具有可评价的EGFR突变分析数据[EGFR突变阳性为44例,阴性为253例]。在EGFR突变阳性的患者中,总生存的风险比为0.832(95%CI:0.414- 1.670),在EGFR突变阴性的患者中,总生存的风险比为1.015(95%CI:0.776- 1.327)。
INTEREST 研究中国亚组结果
在INTEREST临床研究中,入组了222例中国患者,(为总研究人数的15%)。中国患者的总生存结果与研究的总体结果保持一致(不同国家之间的交互检验P=0.7831)。INTEREST 研究中,中国亚组的疗效及生活质量结果见表10。
表10: INTEREST 中国亚组: 吉非替尼组与多西他赛组疗效及生活质量结果比较

a 数据代表吉非替尼组与多西他赛组相比
N 随机入组的人数
HR 风险比 (风险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OR 比值比 (比值比>1 表示有利于吉非替尼)
FACT-L 癌症治疗功能评估-肺癌量表
TOI 试验结果指数
LCS 肺癌亚量表
在该研究中共有37例中国患者的EGFR突变状态已知:EGFR突变阳性为14例,阴性为23例。由于EGFR突变状态已知的中国患者人数较少,因此没有对疗效变量进行探索性分析。
ISEL 研究:
在一项包括欧洲,亚洲,中部和南部美洲,澳大利亚及加拿大等28个国家,210个中心进行的III期双盲研究中,入组1692例既往接受过1次或2次化疗方案,且最近一次化疗耐药或不耐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比较接受吉非替尼加最佳支持治疗(BSC)或接受安慰剂加最佳支持治疗。患者的中位年龄为61岁(范围从28岁到90岁),其中32.7% 的患者为女性,75.3%的患者为高加索人种,20.2%的患者为亚裔人种。未接受过化疗,曾接受过一个,两个和三个及以上化疗方案的患者分别为2例,823例,847例和20例;接受过铂类化疗的患者有1623例,其中462例患者曾接受过多西他赛治疗。
结果,吉非替尼未能达到有统计学意义的延长总体人群的生存期(HR 0.89, CI 0.77 ~ 1.02, p=0.09,吉非替尼组中位生存期为5.6月,安慰剂组为 5.1个月),或有统计学意义的延长腺癌患者的生存期(HR 0.84, CI 0.68 ~ 1.03, p=0.09, 吉非替尼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值分别为6.3 比5.4 个月)。预先设定的亚组分析显示,在亚裔人群中,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组比安慰剂组的生存期延长,有统计学意义(HR=0.66, CI 0.48 ~ 0.91, p=0.01, 中位值9.5比5.5个月),非吸烟的患者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生存期也比安慰剂组显著延长(HR=0.67, CI 0.49~0.92 , p=0.01, 中位值8.9 比6.1个月)。
探索性分析EGFR基因拷贝数的数据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吉非替尼对生存期的治疗作用在EGFR基因高拷贝的患者高于EGFR基因低拷贝的患者(交互作用的p值=0.0448)。在EGFR基因高拷贝的患者中,吉非替尼比安慰剂的风险比(HR)为0.61 (N=114; 95% CI 0.36 ~1.04, p=0.067),在EGFR基因低拷贝的患者,其风险比为1.16 (N=256; 95% CI 0.81 ~1.64, p=0.42)。对没有检测EGFR基因拷贝数的患者,正如预期的情况一样,HR与总体人群相似(N=1322, HR=0.85, CI 0.73 ~0.99, p=0.032)。
在中国进行的注册临床研究:
在中国的5个研究中心进行了临床研究,以评估吉非替尼片250mg/日在既往接受过化学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客观缓解率。
共有159名受试者至少服用了一次吉非替尼片250mg ,受试者的人口学和疾病特征情况见表11。其中在入选前曾接受过1个化疗方案治疗的受试者有75名(47.2%),2个及3个以上(含3个)化疗方案治疗的受试者分别为50名(31.4%)和34名(21.4%). 对于159名受试者(意向性治疗人群集)进行了有效性分析。
表11 人口学和疾病特征情况总结

表 12为疗效总结。 在不同治疗亚组中客观缓解率显示有一定的差异性(根据入组时基线特征进行分组,受试者的客观缓解率情况见表13)。吉非替尼对这些亚组受试者的效果和预期的相一致。
表12 疗效总结

* 生存期数据截止至2005年2月17日
表13根据基线特征分组的客观缓解率总结

安全性
吉非替尼的总体耐受性良好。大部分不良事件为轻度,无需处理。超过10%的受试者报告的不良事件为皮疹(44.0%)、皮肤瘙痒(15.7%)和腹泻(11.3%)。所出现的不良事件严重程度及发生频率与在其他临床研究中观察到的相一致。

【药理毒理】
药理作用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在正常细胞和肿瘤细胞均有表达,在细胞的生长分化过程中起重要的作用。非小细胞肺癌细胞中的EGFR突变(外显子19缺失和外显子21 L858R突变)可促进肿瘤细胞生长,抑制细胞凋亡,增加血管生成因子的产生,以及促进肿瘤转移。
吉非替尼是野生型和某些突变型EGFR的可逆性抑制剂,可抑制EGFR受体酪氨酸的自体磷酸化,从而进一步抑制下游信号传导,阻止EGFR依赖的细胞增殖。
吉非替尼对突变型EGFR(外显子19缺失和外显子21 L858R突变)的亲和力大于对野生型EGFR的亲和力。吉非替尼在临床相关浓度下也可抑制IGF和PDGF介导的信号传导;尚不明确吉非替尼对其他酪氨酸激酶的抑制作用。
毒理研究
遗传毒性
吉非替尼体外试验(细菌、小鼠淋巴瘤和人淋巴细胞)和大鼠微核试验结果均为阴性。
生殖毒性
在一项专门的大鼠生育力试验中,当吉非替尼的剂量≥120mg/m2(按体表面积剂量计,与临床用药剂量相当)时,可见发情紊乱发生率升高、黄体数减少以及每窝活胎数和子宫着床数减少。
在大鼠妊娠及分娩期间经口给予吉非替尼20mg/kg/日(按体表面积剂量计,为临床用药剂量的0.7倍),幼鼠存活率降低。
在动物生殖毒性试验中,从器官形成期到离乳经口给予低于临床用药剂量的吉非替尼可引起胚胎毒性和新生动物死亡。妊娠大鼠从器官形成期到离乳给予吉非替尼5mg/kg,存活新生鼠减少;剂量为20mg/kg(按体表面积剂量计,与临床剂量大致相当)时毒性更为严重,幼仔出生后死亡的比例增加。兔给予吉非替尼20mg/kg/日(240mg/m2, 按体表面积剂量计,约为临床用药剂量的2倍)胎仔体重降低。
大鼠单次经口给予吉非替尼5mg/kg (按体表面积剂量计,约为临床用药剂量的0.2倍),吉非替尼可透过胎盘;吉非替尼及某些代谢产物广泛分泌入乳汁。
致癌性
在两年的小鼠致癌性试验中,当吉非替尼的剂量为270mg/m2/日(自第22周开始由375mg/m2/日减低至此剂量,按体表面积剂量计,约为临床用药剂量的2倍)时,雌性动物可见肝细胞腺瘤。在两年的大鼠致癌性试验中,当吉非替尼的剂量为60mg/m2/日(按体表面积剂量计,约为临床用药剂量的0.4倍)时,雌性动物可见肝细胞腺瘤和肠系膜淋巴结血管瘤/血管肉瘤。尚不了解这些发现的临床相关性。

【药代动力学】
静脉给药后,吉非替尼迅速清除,分布广泛,平均清除半衰期为48小时。癌症患者口服给药后,吸收较慢,平均终末半衰期为41小时。吉非替尼每天给药1次出现2-8倍蓄积,经7-10剂给药后达到稳态。达到稳态后,24小时间隔用药,血浆药物浓度最高和最低值之比一般维持在2-3倍范围之间。
吸收
口服给药后,吉非替尼的血浆峰浓度出现在给药后的3到7小时。癌症患者的平均绝对生物利用度为59%。进食对吉非替尼吸收的影响不明显。
分布
在稳态时吉非替尼的平均分布容积为1400L,表明其在组织内分布广泛。血浆蛋白结合率约为90%。吉非替尼与血清白蛋白及α1—酸性糖蛋白结合。
代谢
体外研究数据表明参与吉非替尼氧化代谢的P450同工酶主要是CYP3A4。
体外研究显示吉非替尼可有限地抑制CYP2D6(见药物相互作用)。
在动物研究中吉非替尼未显示酶诱导作用,在体外对其他的细胞色素P450酶也没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吉非替尼的代谢中三个生物转化的位点已被确定:N—丙基吗啉基团的代谢,喹唑啉上甲氧取代基的脱甲基作用及卤化苯基基团类的氧化脱氟作用。在粪便中已有5种代谢物被完全鉴别,其主要代谢物是O-去甲基吉非替尼,尽管它只占剂量的14%。
在人血浆中有8种代谢物被完全鉴别,主要代谢物是O-去甲基吉非替尼。它对EGFR刺激细胞生长的抑制作用比吉非替尼弱14倍,对小鼠肿瘤细胞生长没有抑制作用。因此被认为对吉非替尼的临床活性不太可能有作用。
体外研究表明,CYP2D6参与O-去甲基吉非替尼的产生。CYP2D6在吉非替尼代谢清除过程中的作用已在以CYP2D6状态分型的健康志愿者的临床研究中被评价。在慢代谢者中未产生可测量水平的O-去甲基吉非替尼。吉非替尼暴露的范围在快慢代谢人群中均非常大且重叠,但吉非替尼在慢代谢人群的平均暴露量比快代谢人群高2倍。由于不良反应与剂量和暴露相关,因此在缺乏活性CYP2D6的个体所达到的高平均暴露可能具有临床相关性。
消除
吉非替尼总的血浆清除率约为500mL/min。主要通过粪便排泄,少于4%通过肾脏以原型和代谢物的形式清除。
特殊人群
人群动力学
在癌症患者进行的以人群为基础的数据分析中,未发现预期的稳态血药谷浓度与患者年龄、体重、性别、种族或肌酐清除率之间有任何关系。
肝功能损害
在一项I期的开放性研究中,在肝硬化(根据Child-Pugh分级)引起的轻,中或重度肝功能损害的患者中单剂使用250mg吉非替尼后,相比于受试者对照组,所有各组的暴露水平均有升高。在中及重度肝功能损害的患者中,吉非替尼的暴露水平平均升高3.1倍。这些患者均未患癌症,但均为肝硬化患者,有些患有肝炎。由于不良反应与吉非替尼的剂量和暴露相关,故这一暴露水平的升高可能具有临床相关性。
在一项有41名实体瘤患者(有肝功能为正常的患者,有中度肝功能损害的患者,以及由于肝转移出现重度肝功能损害的患者)参加的临床研究中对吉非替尼进行了药代动力学评价。研究表明,日服250mg 本品28天后,达到稳态的时间,总血浆清除率及稳态值(Cmaxss, AUC24ss)在肝功能正常组和中度肝功能损害组之间是相似的。四名由于肝转移出现重度肝功能损害的患者其稳态值与肝功能正常组也相似。

【贮藏】
30℃以下保存。

【包装】
PVC/铝箔泡罩包装。
10片/盒

【有效期】
36个月

【执行标准】
进口药品注册标准JX20170169

【批准文号】
进口药品大包装注册证号:H20181042
进口药品小包装注册证号:H20171297
分包装批准文号:国药准字J20180014

【生产企业】
生产厂商:Kagamiishi Plant,Nipro Pharma Corporation
厂商地址:428 Okanouchi, Kagamiishi-machi, Iwase-gun, Fukushima, 969-0401, Japan
分包装企业: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
分包装地址:无锡市新区黄山路2号
到货通知
一旦商品在30日内到货,您将收到我们的短信或电子邮件通知,届时请留意查收。
* 姓名:
* 电话:
  备注:
提交

药品交易资格证: 粤C2011003
@2005~2020 康德乐大药房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400-168-0606
已添加到需求清单